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励志 >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先富帮后富走向共同富裕

发布日期:2022-03-24 00:14   来源:未知   阅读:

  在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永靖县刘家峡镇的一个扶贫车间里,工人在针织生产线上作业。 新华社发

  新中国成立以来,党和国家大力支持民族地区发展。1979年4月,全国边防工作会议提出,要组织内地省市对口支援边境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要求内地一些省市对口支援内蒙古、贵州、广西、新疆、青海、云南和宁夏,并决定全国支援西藏。

  1984年通过的《民族区域自治法》,首次以国家基本法律的形式明确规定了上级国家机关组织和支持对口支援的职能和要求,为对口支援工作提供了法律依据。

  1996年5月,中央确定北京、天津、福建等东部9省(市)和深圳、宁波、青岛、大连4个计划单列市与西部10个省(区、市)开展扶贫协作;同年9月,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进一步作出部署,东西部扶贫协作大幕开启。

  1994年7月,中央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作出了“中央关心,全国支援”的决策,由15省(市)对口支援西藏7地(市),对口援藏工作如火如荼展开。全国对口支援西藏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它的实施为西藏发展注入了强大活力,奏响了西藏各民族大团结、大发展、大繁荣的时代强音。

  1996年,党中央作出开展援疆工作的重大战略决策。1997年2月,由北京、天津、上海等8省市和中央及国家有关部委选派的首批200多名援疆干部陆续抵疆。2010年,中央召开全国对口支援新疆工作会议,确定19省市对口支援新疆12个地州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12个师,新一轮对口援疆工作由此展开,极大地改变了天山南北的发展面貌。

  2016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的指导意见》,北京、天津、上海、广东等东部9省13市分别与中西部14省20市州建立结对关系并签订协作协议。同时针对新疆、西藏以及川、滇、甘、青四省涉藏州县,各省市还分别承担相应的援疆、援藏任务。

  上海市举办对口帮扶地区特色商品展销会,上海对口帮扶的云南、新疆、西藏、青海、贵州等7个省区、20个地州展示当地特色产品,为这些地区的产品搭建了“走出去”的新窗口、新路径。新华社发

  今年初,热播电视剧《山海情》让人们进一步认识了“时代楷模”——闽宁对口扶贫协作援宁群体。

  1996年9月,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作出了推进东西部扶贫协作的战略部署,其中确定福建对口帮扶宁夏。25年来,一批批挂职干部、支教支医支农工作队员,从闽江水畔来到六盘山下,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韧性与毅力,与宁夏人民接续奋斗,缚住贫困苍龙,创造了东西部扶贫协作的“闽宁模式”,成为东西部扶贫协作的典范。

  受地理环境和历史因素影响,约占我国国土总面积71%的西部地区,发展水平相对落后。改革开放初期,党中央曾统筹“两个大局”,对沿海帮扶内地发展作出了战略安排:一个大局是“沿海地区加快对外开放,使这个拥有两亿人口的广大地带较快地发展起来”,内地要顾全这个大局;另一个大局是“发展到一定的时候,沿海拿出更多力量来帮助内地发展”,沿海也要服从这个大局。

  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入,为加快西部贫困地区扶贫开发进程、缩小东西部发展差距、促进共同富裕,党中央作出了东西部扶贫协作的战略部署。

  这一重大战略决策对民族地区来说,重要意义不言而喻。习总书记曾指出,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是推动区域协调发展、协同发展、共同发展的大战略,是加强区域合作、优化产业布局、拓展对内对外开放新空间的大布局,是实现先富帮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目标的大举措。它的贯彻落实,彰显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巨大优越性。

  20多年来,这一具有中国特色的扶贫制度几经调整,对口帮扶范围不断扩大,实现了对民族自治州和西部贫困程度深的市州全覆盖;逐步形成了政府援助、企业合作、社会帮扶、人才支持等主要协作方式;涌现出了闽宁协作、沪滇合作、两广协作等各具特色的帮扶模式,逐步形成了多层次、多形式、全方位的扶贫协作格局。

  2015年至2020年间,东部9个省份共向扶贫协作地区投入财政援助资金和社会帮扶资金1005亿多元,互派干部和技术人员13.1万人次。

  在贫困程度更深、扶贫难度更大的新疆、西藏和四省涉藏州县,我国实行了“中央关心、全国支援”的对口支援制度。由最初起步阶段的给资金、物资、人力的输血式支援,到以人才培养、技能培训的智力支援,再到大项目落地、带动产业发展的造血式支援,对口支援工作为西藏、新疆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了巨大动能,城乡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西藏,2016年以来,我国各对口支援部委、省市和企业累计签约援藏项目247个、资金近350亿元。其中,80%以上的资金用于基层民生领域、深度贫困区域,老百姓获得感幸福感显著增强。

  在新疆,自新一轮对口援疆工作开展以来,19个援疆省市累计投入援疆资金(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964亿元,实施援疆项目1万余个,引进援疆省市企业到位资金16840亿元,中央企业投资超过7000亿元。真金白银的投入,为新疆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东西部协作和对口支援,从来不只是一种单向的帮助,而是双向的互通有无。西部地区资源丰富、地域广阔等优势,与东部地区的资金、人才、技术优势形成互补,最终构建成东西部协作和对口支援的基础。

  2016年7月,习总书记在宁夏银川主持召开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强调推进东部产业向西部梯度转移,要把握好供需关系,让市场说话,实现互利双赢、共同发展。要把东西部产业合作、优势互补作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新课题,大胆探索新路。

  如今,宁夏利用气候优势成为福建葡萄酒的种植地;四川乌蒙山利用水电资源优势为沿海地区纺织业转移升级提供了条件;云南则将优势农副产品精准对接到上海市场……区域协调发展、协同发展、共同发展的良好局面正在形成。

  在全国上下喜迎建党一百周年之际,经过东部地区和对口支援省市的无私帮助,经过西部民族地区干部群众的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西部民族地区取得了脱贫攻坚战的全面胜利,完成了消除绝对贫困的艰巨任务,书写了世界减贫史上的奇迹。

  在去年湖北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东西部协作和对口支援制度再次发挥了重要作用。疫情暴发之时,党中央及时决策部署,以“一省包一市”的方式,派出江苏等19个省(直辖市)直接与除武汉以外的16个地市州建立一一对口支援关系,为湖北取得抗疫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奏响了民族团结进步的和谐乐章。

  站在乡村振兴的新起点,习总书记对深化东西部协作和定点帮扶工作作出重要指示,提出要适应形势任务变化,聚焦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深化东西部协作和定点帮扶工作。

  从“东西部扶贫协作”到“东西部协作”,两字之差,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在东西部协作和对口支援框架下,我国东部和西部地区将继续携手谱写合作共赢、协同发展、共同富裕的新篇章。